目前日期文章:200608 (4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    以前唸大學時,系上有些同學似乎對我這馬來西亞僑生特別有意見,常常說我的用字不正確。比如某次跟同學聊天,某女同學直髮換了捲髮,我則說:「妳電髮了嗎?」馬上就有某北部同學忙著糾正:「電髮?好好笑哦,在台灣不叫電髮,叫燙頭髮。」咦?是嗎?另一位北部同學困惑道:「可是我們也說電髮呢。」 
    又一次,我說週末要去戲院,某南部同學又忙於糾正:「戲院是那種演大戲、歌仔戲的,我們叫電影院。」咦?真的嗎?此人真的睜眼說瞎話,我問他:「西門町的日新戲院、東南亞戲院是怎麼回事?報紙上的電影版眾多戲院,好像沒幾家叫電影院呢?」他眼神閃爍,嘴硬依舊:「反正我們不叫戲院。」某中部同學在旁聽了,不禁苦笑搖頭。

張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

    去年年杪在台北參加倪匡科幻獎頒獎,現場有贈送與會者一本新雜誌——當月的《飲食》雜誌第三期(十一月號),封面主題是「危險的流行美食」,封面有一大張黑色背景照片,散落了一地難看的炸薯條,還沾了黏膩的蕃茄醬,醜陋得很。當下我根本不想翻閱,但我有個壞習慣——不丟書,所以我還是保存了下來。
    這本雜誌封面勾起了我不好的記憶——麥當勞或肯德基的炸薯條,剛炸好時像咬保麗龍,冷了之後又垂頭喪氣軟趴趴的,咬起來味同嚼蠟。如果封面要傳達的是「危險」,那麼他們是成功了——危險得令人畏於啟頁。

張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    寫作「滅亡三部曲」,前後歷時七年,從實習寫到畢業,從未婚寫到已婚,從畢業寫到工作,從台北寫到回鄉開業,人生變化何其多。
    寫完之後經已三年,竟無力再寫下一部長篇。

張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6) 人氣()

    那天看台灣的流行資訊節目,提到孫興在台北開的一家南洋料理店「金魚」,原本取名「XX茶室」,結果引起誤會,一般民眾卻步,門外又有老男人窺探,孫興搞清楚以後,遂去除「茶室」二字。 
    也難怪,這其實是一種文化差異。 孫興是香港演員,其妻林美貞是在台灣演藝圈發展的大馬小姐。不論香港或大馬,茶室都是一種大眾飲食店,而在台灣,茶室則是不良場所。在文化認同上,大馬華人親港多於親台,大馬華人對香港還比對台灣熟悉,因為八、九十年代的大馬人熱衷於租看港劇錄影帶(近年有了衛星電視,中、港、台三地節目還有大量播放,才略顯平均),吉隆坡華人又多廣東人,所以許多用字都是港式的。

張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