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寫《北京滅亡》時,對佛教還不算很清楚,懂得一些又不懂得一些,很想瞭解卻不得要領。

張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