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年有位同學意外過世,不免想起以前在中學時,也有在學期間過世的同學,大家想必也有過這類經驗。

    有兩位同校同學的死亡令我特別印象深刻,我並不認識他們,只在走廊上照過面,我印象深刻的理由是,他們的死法十分荒謬。

    一位是女生,她在母校一年一度的「越野賽跑」中去世。這是母校的年度盛事,必須跑過一段十分長的路線,大多數人吃不消,而且每年的前幾名往往是校內賽跑好手,一般同學大概也沒份領獎,所以常常跑到最後,變成同學散步聊天走回學校。

    那位女生不知為什麼,那一年想爭一口氣,掙個獎杯,聽說在起跑前她有生病,已經不太舒服,仍然堅持要跑,她也果然跑完全程,跑得面青唇白,跑進校門,還沒跑到衝向終點的操場跑道上,她就倒下了,人事不省,然後就死了。

    我每次想到她為了爭一口氣,結果那口氣有出無入,十多年的人生就在那個因緣和合的決定下邁向終點。

    另一位女生跟我同級,平日很不引人注目,她的死更加荒謬。

    政府向來會為中學女生注射德國麻疹的預防針,以免將來懷孕時才患上,會生下畸形兒。而這位女生在注射預防針後,回家不適,就去世了。

    據說她不久之前剛注射了B型肝炎預防針(當年政府提倡,很多人紛紛施打),又據說這兩種預防針不能短期內同時施打,後來我上大學時,好像也看到課文說有的人會對德國麻疹預防針有過敏。

    總之,她為了未來的健康而施打了兩支預防針,結果是失去了未來。

    我從小對死亡思考良多,因此才會在小說中不斷討論死亡。

    這兩位同學之死,令我在日後讀佛經時,感觸倍深。

    經中,佛問弟子,生死之間的界限有多少?答案是「一呼一吸之間」。

呼和吸是兩個動作,只要呼吸一個不協調,有呼無吸,人就完了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張草 的頭像
張草

張草‧突觸漩渦 Zhangcao's Synaptic Eddy

張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