記得高中那年,幾位合唱團同學相約從沙巴到吉隆坡,去看一場全國藝術歌唱賽,領隊的是一位音樂老師。
    比賽完畢後,大家各自去玩,有的北上檳城,有的待在吉隆坡,我則南下星加坡,大家約好乘飛機回沙巴的前一天回到吉隆坡,免得漏了班機。
    我從星加坡回吉隆坡那天,火車誤點,一直蹉跎到晚上才回到寄宿的學長家,那位領隊的音樂老師很早先回到了,悶了一整天,沒人陪他,發起瘋來,竟去買了幾瓶烈酒,迫我們一人灌一大杯,以懲遲到。
    以上是我後來才搞清楚的事。
    我才拎了行李進門,他就拿了一大杯烈酒,命令我喝下去。
    拜託,我還是高中生呢!何況是一大杯,如此傷肝!他想害我嗎?
    我婉拒道:「我才高中,不喝酒,謝了。」
    「少廢話!給我喝光它!」
    「為什麼要喝?」
    「罰你遲到!」
    「哦,因為火車慢了……」
    他更火大了,因為他最討厭人家問「為什麼」了:「你喝!」還把杯子推去我的嘴巴。
    我連行李都還揹在背上呢!我察覺苗頭不對,看看地上東倒西歪滿臉通紅的學長姐,還有另外兩位跟我去星加坡的同學,也已經服從的在吞酒。
    接著,我注意到地上有一盤花生,於是,我接過杯子:「我喝,我喝。」同時走向花生。
    他以為我要逃走,拉著我,要我馬上喝下去。
    「等一下,我先吃一點花生。」
    「喝!」他快氣瘋了。
    「空肚子喝酒不好,會吐。」
    「我管你?喝!」
    旁邊醉熏熏的學長也說:「快喝,我們每個人都喝了,不要讓老師生氣。」這是什麼鬼話?難道老師叫我跳樓也是應該的嗎?
    總之,情勢所迫,看來我不喝是不能善罷休了。
    他一直命令我喝酒的狂亂表情,至今我都還記得,我趕快抓了一把花生,快速咀嚼,吞下去,說:「我喝。」
    他靜靜看我吞完了一杯,才心甘情願的走去一旁,我則趕忙抓花生狂吃。
    為什麼?
    因為書上提過,高蛋白質可解酒,原因忘了(後來在大學上藥理學才知道,蛋白質能緩解酒精吸收),這就是為何喝酒之人皆以高蛋白質食物佐酒,比如花生、小魚乾、豆腐、肉之類的。
    接下來,又一個遲到的人進門了,那老師又逼他唱酒,我則招手叫他快來先吃花生,他不明就理,屈服於淫威喝了一大杯烈酒,沒接受我的建議吃花生。
    結果,當晚每個人都嘔吐,像排隊一樣一個接一個去吐,那位老師也不例外,因為他喝得最多。
    只有我沒吐,面色如常,連一點想吐也沒有,我很欣慰的告訴自己:「知識就是力量。」
    第二天早上,眾人皆臉色慘白,有人發現只有我一個人沒嘔吐,向我確認了一下,我只好承認我沒吐,又怕有人不甘心,發瘋要我再喝,喝到吐為止。結果沒酒了,而且也要趕去機場了。
    「為什麼你不會吐?你平常喝很多酒嗎?」
    當然沒有,偶爾小酌倒是有的。我坦承是因為花生的高蛋白質讓我不吐,還教他們以後想灌酒,先吃花生。
    一直到下飛機回家,一路上眾人都疲憊不堪的樣子,因為每個人都吐得很慘。
    這件事的教訓是:以後要對這位老師敬而遠之。「敬」可以,但少親近為妙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張草 的頭像
張草

張草‧突觸漩渦 Zhangcao's Synaptic Eddy

張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