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無意中看了一部日本動畫,是2007年的作品《秒速五厘米》(新誠海監製),全片分成三個短篇,是同一個角色初中、高中及出社會後的故事,而「秒速五厘米」是指櫻花掉落的速度。

      第一話「櫻花抄」說兩小無猜的男女兩人,在小學時已對對方很有好感,相約一起上中學,但因父母工作,女孩上中學要遷去鄉下,隨後兩人一直維持通信,接著男孩也要遷去更偏遠的種子島,未來幾乎不可能再度相見。男孩計畫了一場旅行,中午出發,轉幾趟車,七點半能與女孩在車站見面,但天空開始下雪,班車一直延誤,甚至還被大雪所阻,停在半路三個小時,眼看時間殘酷的經過,男孩在火車上心急如焚,抵達時已經是午夜……女孩仍在等他嗎?

      第二話「太空人」是在種子島的高中將畢業的男孩,每天打著送不出去的簡訊,他與女孩已失去聯絡,但他無時無刻不在想念她,他所有走下去的路都是為了再與她相遇,眼前也有一位暗戀他的女孩,但無論多麼貼近男孩,心的距離卻連一厘米也近不了……男孩決定到東京念大學,希望重邂他愛的女孩。(注:種子島是日本南端的火箭發射基地)

      第三話「秒速五厘米」是已在東京就業的男孩,每日活得如同沒有靈魂的人,他覺得他與女孩的距離已遙不可及,尋找她幾乎不可能,而女孩其實近在咫尺,且已準備嫁人。某一天,女孩從舊物中找到男孩當年的信,想起這位因為愛他而千里迢迢在風雪中乘火車前來的男孩,當年的相愛似乎成了遙遠的記憶。某一天,兩人在平交道擦身而過,當兩人忽有所感而回頭一看時,火車颼颼穿過兩人之間,男孩凝視火車,盼望火車經過後,看見女孩的身影……

      這部片子,令我非常心痛。

      作品細膩的光影,奢侈的節奏感,活潑的剪接,配上扣人心弦的音樂,全片深深抓緊我的心,主角落寞的堅持、無結果的等待,整個從畫面渲染出來,令我們心中相同的記憶被撩撥出來,到了故事結尾時,真是心痛得無法自拔。

      最近一部令人心痛又沉重不已的電影,要數《色戒》了,當最後行刑之前,鏡頭緩緩拉高,不拍他們,卻拍他們將要沉屍的礦湖,那種沉重感一直到字幕終了、走到陽光下了,依然揮散不掉。

      這令我不得不回想好幾部催淚的電影。

      比如《喜福會》,當年在台大活動中心播放,我在晚餐後從男生宿舍騎腳車過去看,現場還有老人小孩。影片末了,當主角終於明白母親過去的苦難以及對她的愛時,螢幕上最終的情緒爆發了,老人看了當場就哭,我一直忍耐到騎腳車到側門,眼淚才決堤而出,哭了十多分鐘還停不下來,有其他人騎腳車經過的,大概也猜不透我所為何事吧?

      最可怕的是《螢火蟲之墓》,當年看了也哭個不停,片中描寫日本戰後的一對兄妹,失去了父母,由於戰後物資缺乏,註定了這兩個小孩一定餓死。我對戰爭中受苦的人非常有同理心,戰爭畫面往往令我悲從中來。此後,只要我重看《螢火蟲之墓》,只要開場畫面剛出現,我的眼淚就已經奪眶而出,因為我已經想像到後面的劇情,根本把持不到後面,所以雖然我重看好幾次,卻從未熬過前面數分鐘就關機了。

      其他如《平成狸合戰》《大智若魚》等雖也令人感動,但等級絕對比不上《螢火蟲之墓》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張草 的頭像
張草

張草‧突觸漩渦 Zhangcao's Synaptic Eddy

張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