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學期間,有一段時間很窮,不敢用錢。
    宿舍樓下的食堂標準是便當三菜一肉,我就只吃三菜,有時僅兩菜,每次便宜個十元、二十元不等,然後將食堂提供的免費綠豆湯裝上滿滿一袋,回房去灌飽胃囊。我還記得當我說只要菜不要肉時,老闆的臉色有多不好,這不怪他,畢竟他也在討生活。
    最沒錢的時候,還曾經一小包麵線分三、四把,每晚煮一把,灑上便宜的蝦皮(薄薄的小蝦子)來吃。
    由於很省,也不太敢跟同學出去玩,口袋沒預算,因此乘機車上貓空夜遊這等情事,我是試那不敢試,因為聽說泡茶不便宜。因此大學時代最常的娛樂就是去圖書館或書店翻書,圖書館比較好,因為可以借回來慢慢看,晚餐吃便當時看書最下飯了(這習慣至今改不了)。
    有的同學會去當補習,每月收入不少,但我是僑生身分,根本沒人要你補習,因為不瞭解台灣的課程,誰敢冒險把孩子給你教?所幸學校有打工機會,每月可補助個數百到一千元,我被派去物理系圖書館,每個星期去搬運期刊,每次都搬得大汗淋漓,搬出了不少肌肉,也順便看了不少Discover、Scientific American(當年還沒中文版)等等英文科學期刊。
    這種情況在皇冠接受了我的稿件後才有改變,我終於有了收入,也終於能出版自己的小說,這在之前對我而言根本是不可能實現的夢想。
    皇冠每年會在三大節送禮給作家,有一年中秋,我收到了一大盒的蛋黃酥,大約二十顆渾圓香脆的蛋黃酥躺在禮盒中,我在宿舍狹小的座位上,拿了一個慢慢品嚐,眼淚都快流了下來,因為在那個時刻,我終於感覺到自己是多麼孤單。
    我自知讀書不比人強,只能用蠢工夫蠻讀,因此那時候大部分的時間都泡在課本中,又因為沒什麼錢,同學們邀我出去逛逛時,根本不敢答應,因此很少跟同學有課室和宿舍之外的來往。有同學較直率的,問我為何那麼孤寒?我坦白告之,非孤寒也,父母每學期給我一筆錢,付學雜費、宿舍費以及昂貴的課本費後,每個月大概只能花個台幣不到兩千元,要是心動買了一本書,就更要縮緊肚皮了,何況外出一遊,可能一次就吃掉我幾天的預算?
    皇冠的蛋黃酥令我省下了一個星期的早餐錢,每天早上可以吃兩個蛋黃酥配牛奶,消夜再吃一個,是我當時吃到最美味的禮物了。從此以後我就對蛋黃酥很有好感,至今,每當見到蛋黃酥,都會令我回想起那段時光。
    畢業後那年,有一陣子收入很少,一位女同學要結婚了,邀我去婚宴,我算了算,扣掉房租,還不夠預算給禮金,因此斷然不去婚宴了,為此,後來碰面時,她都對我投以怒目,我心裡也很愧疚,如果她遲個一年嫁人,這種事就不會發生了。
    想起這種前塵往事,再看看如今自己變大的腰圍,還真是感嘆呀。
 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張草 的頭像
張草

張草‧突觸漩渦 Zhangcao's Synaptic Eddy

張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